当前位置:主页 > H北生活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 >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

来源
2020-08-06 阅读:503

  人的认识有个过程。2003年,在泰国侨领欧宗清博士的宣导下,我是世界三欧(欧、欧阳、区)宗亲联谊会发起人之一。后来,福建省民政厅社团办约谈我们,指出国内不承认冠名“世界”的宗亲组织。还有其它一些人为因素,为此,我和省诗词学会会长欧孟秋一起,声明退出世界三欧宗亲联谊会。十几年来,在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欧氏委员会作为创会成员之一,积极参加一年一次两岸轮流召开的海峡百(家)姓论坛。我们先后新编了《南平南溪欧氏族谱》、《福州欧氏总谱》、《龙岩欧氏族谱》。新建了南平、福州、龙岩等地祠堂,特别是霞浦海边的“闽浙欧氏大祠堂”,开创了跨省宗亲合建祠堂的先例。去年底,我们还出色地完成了总会交给的任务——编撰《福建姓氏志•欧氏篇》。我们欧氏委员会还举办了漳州东山(2012)、浙江宁波象山(2013)、浙江温州泰顺(2014)、福州(2015)四次隆重的平阳欧氏恳亲大会。

  通过这些姓氏源流研究活动,结合我的考古实践,参阅了大量史料和族谱序言,写出了这篇原创的论文。

  欧氏得姓始祖是春秋晚期欧冶子,欧阳氏得姓始祖是战国晚期越王勾践第九代孙蹄,相距二百年。欧氏堂号是平阳堂,欧阳氏郡望是渤海郡。在2014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姓氏排名:欧姓人口总排名为161,欧阳姓人口总排名为192。

  郡望是指某一地域形成的名门望族,将其所在地作为某一姓氏和祠堂的标誌。欧阳氏的郡望是渤海郡。北宋着名学者欧阳修自撰《欧阳氏谱图序》曰:“欧阳氏之先,本出于夏禹之苗裔。……传二十余世至允常。允常之子曰勾践,是为越王……为楚威王所灭。其诸族子分散争立,滨于江南海上,皆受封于楚。有封于欧阳亭者,为欧阳亭侯。欧阳亭在今湖州乌程欧余山之阳,其后子孙遂以为氏。(请注意,欧阳修在此只考证出欧阳氏的来历,并没有派生出欧氏。)欧阳修是历史上着名学者,又是北宋大兴谱牒学的开山鼻祖。他对自己欧阳氏的考证应该是信史。没有派生出欧氏也是正确的。

  平阳欧氏得姓始祖是春秋晚期铸剑名匠欧冶子,比战国晚期欧阳氏的得姓始祖要早二百多年。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

◎春秋晚期欧冶子——开创中国铁兵器时代

  如前所述,欧氏得姓始祖是两千四百年前春秋晚期的炼剑名匠欧冶子,他最早在福州欧冶池铸铁剑,是先秦闽族人,后被越王允常聘到松溪湛庐山、被楚昭王聘到龙渊(今浙江龙泉)铸铁剑,开创了中国铁兵器时代。其子孙多为能工巧匠,汉代在距龙渊不远的浙南沿海“汉闽越地,唐横阳县”繁衍生息,五代梁时吴越王钱缪改称平阳县(元代升为平阳州,其範围包括今平阳、苍南、泰顺部分地区),欧氏在平阳聚族而居,形成望族。历经北宋南宋创修族谱、兴建祠堂、敦亲睦族,遂把欧氏祠堂统一命名为“平阳堂”(请注意,此处是平阳堂而不是平阳郡),与渤海郡望的欧阳氏区别开来,让子孙后代不忘祖脉。

  我们闽候南通莲湖欧氏建新祠堂前,有一简易供桌,上书“平阳堂”三个大字。我家福州湖边村欧氏虽然只有两户人家,我堂哥欧梦霖说,解放前家中保存“平阳诰照”(即祭祖时用的仪仗灯笼),周边乡村欧氏祭祖时都要来我们家请“平阳诰照”仪仗。

  唐末以后,由于“选官不问郡望,婚姻不分阀阅”,标榜郡望失去了实际意义,从此以后,郡望演变为姓氏的一种标誌。堂号则是郡望的进一步分化和发展,我们的不少姓氏只有一个堂号,如丁氏只称济阳堂、于氏只称河南堂、郑氏只称荥阳堂、我们欧氏也只称平阳堂等等。因此,有些姓氏源流书籍和新编欧氏族谱把欧氏平阳堂称为平阳郡(山西临汾)是常识性的错误。

  最近,重新阅读南平南溪欧氏旧谱序,发现最早的宋淳佑元年翰林秘书陈桂撰《欧氏族谱序》已指出:“欧氏世本曰:欧冶子……”元至正四年欧斌撰《平阳宗派余庆图谱》自称“平阳一派”。明成化元年欧茂撰《平阳始祖欧氏渊源》自称“平阳欧氏”。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欧锡甫撰《洁参公续修南剑厚陵欧氏家谱序》曾提到:“吾欧氏之传,其源远矣!……闽中有欧冶子者,世系莫考,不敢妄述。”他把新修欧氏族谱呈给福州三坊七巷乡绅(曾任监察御史、翰林编修)郭柏荫时说:“吾家旧谱称欧氏望出平阳,为元和姓纂所不载,注欧氏为古欧冶子之后。”郭柏荫考证“平阳”:“山西者为尧故都,自秦并天下时已称太原,北魏初唐两置平阳郡,旋废。”因此,传统说法把平阳欧氏的郡望说成山西临汾平阳郡十分牵强(170年前着名学者郭柏荫就已经质疑平阳是山西临汾的说法)。2012年我在东山岛平阳欧氏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考证:除山西临汾外,称“平阳”者有12处:山东新泰县西北、山东邹县西南、河南滑县南、河南临漳县西、陕西岐山县西南、湖北郧西县西北、河南信阳县南、湖南桂阳县、湖北均县北、湖北孝感县北、陕西郿县东北、河南汝南县等(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只有浙江平阳县最符合“平阳欧氏”的历史变迁和分布区域。

  欧冶子在福州欧冶池的嫡系子孙在福州侯官南台阳岐、洪塘等地繁衍成族,祖祖辈辈都以平阳为堂号。今闽侯南通莲湖“欧氏宗祠”容纳了五区八县和闽东霞浦等地平阳欧氏祖先牌位,香火鼎盛。福州市人口普查有2.6万人姓欧,在福州百家姓中排第46位。他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堂号是“平阳堂”。南宋开禧初进士欧光,字廷显,福州侯官洪塘人,官至户部尚书,退隐后在南平南溪繁衍成平阳欧氏大族。南宋理宗鹹淳年间(西元1225——1274年),进士欧简静,福建闽侯南台人,出任广东雷州府通判,繁衍成今天万人以上的广东博铺欧族,其墓就在离博铺10公里的海边秀岭,俗称“南蛇出海”。粤西和广西的平阳欧氏宗亲每年都要祭扫开粤始祖简静公的坟茔。最近,台北欧章煜教授通过网路找到我们,他说:“我的祖籍广东陆丰,也是平阳堂号。”新联繫上的台湾桃园欧氏祠堂也是“平阳堂”: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

◎台湾桃园欧氏平阳堂  

  浙江宁波《象山西乡欧氏宗谱》序中开宗明义:“象邑欧氏,乃欧冶子之苗裔也……唐贞间,分支福州。”“宋建隆之初,福州欧氏大都公,字德建,号三山,任明州录事参军,巡视象山海防……归隐此山,是为象邑欧氏始祖。”

  霞浦长春镇积石村“开基始祖”长祚公于大明天顺间(西元1459年)由浙江温州府平阳县南送洋迁居福宁霞浦四三都碛石。

  浙江泰顺《牙阳欧氏宗谱》刊载《清嘉庆丙子年重修谱序》曰:“考欧氏着姓于周,春秋时有欧冶子,善铸剑……罗阳之欧自前明守忠公始,自温州永嘉迁徙于兹。厥后元卿公于国初间再徙于八都牙阳之洋头岗,继先公再徙牙阳之吴家墩,诗礼相传,衣冠渐盛。

  平阳欧氏主要分布在东南沿海一带,北至山东临沂、浙江象山,南至广东、广西、贵州、海南和台湾岛。平阳欧氏聚居地基本上没有越过长江,而渤海欧阳氏发迹于河北山东,聚居于湖南江西内地。这种分布现状,印证了平阳欧氏的“平阳”堂号,只能来自浙南沿海的平阳县而不是远在山西的临汾市。福建省内平阳欧氏聚居地有:福州闽侯南通莲湖、螺州造船浦、连江琯头镇后二村、福清东欧西欧前薛、闽清金垄、平潭渔楼欧厝、罗源大获村、福安凤广港、霞浦牙城、霞浦长春镇积石村、莆田平海北峤、仙游郊尾安边村、南平南溪、龙岩新罗排头村、漳州龙海、平和、东山岛等地。福建还有两座欧祖山: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

◎陈元光部将欧哲后裔的欧祖山(诏安仙塘村)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澳洲太平绅士欧志亮博士叔公欧云欲墓(永泰塘前官烈村)(原国民党海军陆战队司令为其父购买的欧祖山)

  一位寡妇带着欧氏子孙,来到莆田坑边村开荒种地、繁衍子孙,欧氏后裔为她盖了一座“欧妈庙”,顶礼膜拜。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

◎莆田坑边村欧妈庙中的欧妈神像
  漳州东山岛欧氏叙其开漳祖欧哲是陈元光的部将,但祠堂门额上依然是“平阳传芳”和“平阳世泽”。

论「欧氏」与「欧阳氏」不同宗族◎福建东山岛欧氏宗祠横匾

  《龙岩欧氏石桥琢成公房谱•原姓叙》也承认“吾欧姓,出自平阳”。但其始祖是“汉宣帝营平侯、汉元帝屯田都尉襄定公”,“卜宅光州固始”,“数传有宪伯公同唐将南征”。

  前引元至正四年南平南溪欧斌撰《平阳宗派余庆图谱》曰:“吾祖平阳一派出自光州固始县永丰村”,“随王(审知)来居八闽,家于福州侯官县西亦有年矣!”福建地方史有其独特之处:汉武帝时灭东越,“尽徙其民于江淮间,以虚其地。”为此,福建历史空白五百年,只有逃避山林的闽越遗民聚居冶县,直至西晋永嘉之乱才有中原移民“衣冠入闽者八族。”唐初河南光州固始人陈元光率五十八姓军校开闢漳州。唐末五代也是河南光州固始人闽王王审知统治福建全省五十多年。光州固始正位于“江淮间”。汉武帝时闽越移民中的欧冶子后裔在河南光州固始定居,念念不忘家乡,随陈元光开漳的有欧哲,随王审知入闽的更多,分布于福州、龙岩、漳州等地。他们的族谱追溯唐初开漳圣王陈元光部将欧哲,追溯唐末五代王审知均有记载。同时,他们都承认是“平阳一派”,即“平阳堂”。

  因此,我们的结论是:欧与欧阳不同宗——天下欧阳氏郡望是“渤海”;天下欧氏堂号是“平阳堂”。欧与欧阳是两个始祖不同、郡望(堂号)不同、血脉不同、分布区域不同的姓氏。日据时期的台湾,许多欧阳氏迫于压力,改为单姓欧。海南、广东和福建莆田等地,也有改欧阳为单姓欧。但是,平阳欧氏没有人改成欧阳氏。有的平阳欧氏宗亲攀附越王勾践之后,在族谱世系图和祠堂两侧壁画把战国晚期勾践七世孙蹄作为始祖第一图,却把春秋晚期的欧冶子放在第二图,时间先后颠倒二百年,闹出历史年代常识性的笑话。

  感谢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会长庄奕贤先生,百忙中阅读此文并给予好评:“再论”史料翔实,言之凿凿。

◎作者简介
  欧潭生(1945——),男,福州人,196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专业,现任福建省文史馆文史研究院副院长,曾任福建省昙石山博物馆馆长、闽江学院考古学教授、福建师大考古与博物馆学研究生导师。
往期推荐
司马迁笔下的闽越国及现代考古证据
光泽发现夏王室礼器——象鼻匜
南宋《三山志》的几处失误
永泰芹草村神山岩画
福州北宋纪年石槽考古记
 

资料来源/小雯书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