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B生活人 >科技产品製造者恪遵的基本原则:绝不使用自己卖的东西? >

科技产品製造者恪遵的基本原则:绝不使用自己卖的东西?

来源
2020-07-27 阅读:813

科技产品製造者恪遵的基本原则:绝不使用自己卖的东西?

2010 年苹果新品发表会上,贾伯斯(Steve Jobs)公开发表了 iPad:

这个装置的功能太棒了……提供了最好的网页浏览方式,远比笔记型电脑和智慧型手机好得多……能提供不可思议的体验……用来收发邮件方便得不得了,输入文字的手感美妙极了。

在九十分钟的产品发表会上,贾伯斯说明了 iPad 为何是看照片、听音乐、利用 iTunes U 上课、浏览脸书、玩游戏,以及使用无数应用程式的最佳工具。他认为每个人都该拥有一台 iPad。

但贾伯斯不让自己的孩子使用这个装置。2010 年底,贾伯斯告诉《纽约时报》记者比尔顿(Nick Bilton),他的孩子从没用过 iPad。「我们在家会限制孩子对科技产品的使用。」比尔顿后来发现,其他科技界巨人也会对自己的孩子实施类似的规定。《连线》前总编辑安德森(Chris Anderson),在家中严格规定孩子使用每种电子装置的时间,他的五个孩子都不能在自己的房间里使用有萤幕的装置。「因为我们亲眼目睹科技带来的危险。」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为贾伯斯传记蒐集资料时,曾与贾伯斯的家人共进晚餐,他告诉比尔顿:「没有任何一个人拿出 iPad 或笔电,贾伯斯的孩子不依赖电子装置。」製造科技产品的人似乎都严格遵守贩毒的基本原则:绝不使用自己卖的东西。

这些事实令人感到不安。全球最伟大、最知名的科技专家,私底下为何对科技产品避之唯恐不及?你能想像假如宗教领袖不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信徒,会引发多幺强烈的抗议吗?许多科技界与非科技界的专家,都曾与我分享过类似的观点。好几位电玩开发者告诉我,他们绝不玩以让人上瘾闻名的「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一位运动成瘾的心理学家认为,运动手錶很危险,还说它是「全世界最愚蠢的东西」,并发誓绝不买这类产品;一位网路成瘾康复中心的创办人告诉我,她避免使用最近三年内上市的科技产品。她的手机总是关静音,而且经常故意乱放手机,让自己不受诱惑、不会时常想查看电邮。她最喜欢的电脑游戏是1993 年上市的「迷雾之岛」(Myst),当时电脑的运算速度慢到无法处理影片图像。她说,她愿意玩「迷雾之岛」的唯一理由是,这款游戏会让她的电脑每半小时当机一次,而重新启动需要花很多时间。

Instragram 共同创办人霍奇穆斯(Greg Hochmuth)发现,他的产品会让人上瘾。他说:「主题标籤永远看不完。它拥有自己的生命,就像有机体一样,让人们念念不忘。」和许多社群媒体平台一样,Instragram 是个无底洞。脸书的内容没有止境;Netflix 会自动播放影片下一集;交友应用程式Tinder鼓励用户不断滑动萤幕画面,寻找更好的对象。这些应用程式与网站用户享受了不少好处,却往往难以节制用量。设计伦理学家哈里斯(Tristan Harris)表示,问题不在于人们缺乏意志力,而在于「萤幕背后有上千人不断努力瓦解你的自制力」。

这些科技专家的忧心不是没有理由的。在奋力挑战各种可能性之际,他们发现了两件事。

第一,我们对成瘾的理解太狭隘了。我们往往认为成瘾只会发生在某些「天生有成瘾基因」的人身上,像是废弃空屋里的海洛因成瘾者、菸不离手的尼古丁成瘾者、把药丸当饭吃的处方签物质成瘾者。这些标籤暗示着:成瘾者与其他人不同,他们有一天或许会戒掉瘾头,但在那之前,他们只能乖乖被归类。事实上,成瘾行为主要是环境与处境造成的。

贾伯斯很清楚这件事,儘管 iPad 的各种优点不太可能会让孩子上瘾,但孩子很容易受到 iPad 的诱惑,所以他不让孩子玩iPad。这些创业家意识到:自己所推销的工具刻意设计得让人无法抗拒,并吸引每一个人。成瘾者与其他人彼此并没有一条清楚的分界线,只要取得或体验过某些科技产品,所有人都有可能会上瘾。

第二,数位时代的大环境是史上最容易促成人类上瘾的环境。1960 年代,人们只需面对屈指可数的诱惑:香菸、酒,与难以取得且价格昂贵的毒品。到了 2010 年,人们还需面对环境里的各种诱惑:脸书、Instagram、色情影片、电邮、线上购物等等。这列清单有一长串,我们需要面对人类史上最多的诱惑,而我们才刚开始体会这些诱惑的威力。

比尔顿访问的科技专家有很强的戒心,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设计出来的是令人难以抗拒的科技产品。相较于 1990 年代与 2000 年代早期的科技,现代科技既有效率,又容易上瘾。全世界有数亿人口使用 Instagram,与别人即时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然后这些生活点滴会立刻被他人以留言和按讚的方式给与评价。当益处远远大于害处,我们很可能会一直去做某件事,尤其是当这个行为启动了对的神经机制。

脸书和 Instagram 的按讚、完成「魔兽」任务所得到的奖励,或是看见自己的贴文被数百位用户分享,这些都会启动上述的神经机制。创造并修改科技产品、电玩与互动式体验的人非常厉害,他们透过数百万用户进行数千次的测试,找出哪些招数有效、哪些没用,哪种背景颜色、字型和音效可以使用户最投入,而且把挫折感降到最低。随着使用体验不断演化,这个体验逐渐变成让人无法抗拒的武器。2004 年的脸书很有趣,2016 年的脸书则会使人欲罢不能。

人类的成瘾行为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但直到近数十年,才变得更加普遍、难以拒绝,并成为主流。成瘾行为不会让化学物质直接进入我们体内,但会产生相同的效果,因为它会让人欲罢不能,而且经过精心设计。有些成瘾行为非常古老,例如赌博和运动;有些则是比较新,例如追剧和滑手机。然而,所有的成瘾行为都变得愈来愈难以抗拒。

相关推荐